喧嘩

缥缈沙 沉浮天涯

一切,看起来还好

婚姻,沦落为一张废纸。 




有一瞬间意识虚空出一片空白,回过神来又觉得理所当然,父亲和母亲离婚了。 


理智告诉自己别胡思乱想,可种种曾经过往都在指向不得不面对的事实。 




悲伤是必然的,港湾消失之后未到岸的船变成孤帆,载着一片海洋的恐惧开始漂流;又有种庆幸,“离了好,终于解脱了”,一个声音在心里莫名的畅快着。 




唾弃这样的自己。 




母亲和孩子们并不亲厚,似乎当初嫁到父亲家里就心怀积怨。作为母亲的第一个孩子,我的存在并没能吸引母亲的注意。幼年时常被村里的姑婆打趣说“你妈明天又跑了,你不去看着?”,那时真的会担心母亲不在,要跑到田边远远地看到那个劳作的背影才放心。只是背影终归是背影,没有转身的意思,可能是我隐藏的太好,也可能是母亲不想见到。 




今年过年,母亲在外打工,打电话不回家了。对于母亲的任性我也了解,以为她只是和父亲怄气,电话的另一端听不出喜怒,简单劝了几句就被挂断电话,随后过年也没提这茬,爷仨儿在家把年过了,只是心里总觉得有事情。现在想来,那时候父母似乎已经离婚了。 




弟弟还不知道他们的离异,也是以为父亲对母亲不好,所以母亲不想回家。过年在家里和父亲打了几架之后也渐渐忘记了这件事,又开始埋怨母亲不给他生活费。我没有告诉他,母亲已经带走了家里账面上所有的存款,如同父亲没有告诉我们他和母亲已经离婚了一样。 




一切都顺其自然吧,父亲不想让我们知道,那我就当做不知道吧。谎言是相互的,权当善意。 


有时候也想,这学上的好累,家里没积蓄,兼职工资低,学校补助被克扣,干脆退学打工好了。 


又不甘心,走到这一步总向往着更好的未来。 


未来还未到来。 
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