喧嘩

缥缈沙 沉浮天涯

油盐不进,就这么耗着

初中肄业,少年的心气还没消失,被送进军营。可是,他却“逃”回来了,不服从命令,军队都不打算收容他。就这样在工地上耗着,干了几年体力活,咒骂着这个家,这个社会。
说不通,谁的话他都不听,好似周围的一切都得罪他的紧。即便是和父亲在一个工地上,他都能肆无忌惮的和工友大打出手。在医院做完赔偿,父亲又苍老了几分。他却依旧桀骜不驯,怪我们多事。
几个月前,我离开家门,他趁父亲送我去火车站的机会,从工地逃了。幸好,没跑远,镇上的网吧都在一条街上,一家店主打电话通知了家里。就这么耗着。
不久前,打算找个女人结婚,打算成个家,像个男人那样。我都还没结婚,你急什么。
怎么办,什么时候我们都能放开,不再彼此关心,不再心存幻想。让浪子去浑沌红尘,去浩瀚世界里淘沙。你倒是去啊。
就这么耗着。我们,彼此,都在等着对方死心么?能告诉我吗?!你是怎么想的!!你有没有想过,现实!穷苦!将来!
就这么耗着吧。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