喧嘩

缥缈沙 沉浮天涯

探查

那年堂弟家出了件好玩的事。

堂弟初二时和同学打架,把对方从楼梯推了下去,头破血流的。年级主任和我爸曾是同事,还被我爸托付过管着堂弟,当时就打电话叫我爸到学校。等我爸到的时候小孩的脸上血淋淋的,正被医护人员抬到救护车上,我爸坐着救护车去了医院。幸好孩子没多大事,堂弟家准备赔些钱就了事。可惜受伤的那家不乐意,一纸状书就要上法院。堂弟家为了逃避现状,将堂弟拖关系送去部队。由于堂弟年纪小又有关系,部队里对他很照顾,安排了不重的工作。过年的时候回家还带了个尾巴,军区一司令的女儿悄悄跟着他来了。

早上来晚上走,匆匆忙忙逛了一天就回部队了。那一天我正好不在家,爸妈说女孩子还来过我们家,似乎是来考察的。后来回老家姑姑告诉我,堂弟在部队吹牛说自己是干部子弟,勾搭了司令的小姑娘,人家小姑娘也不是傻的,坐着军车就来探底了。堂弟一家就是普通部队退休人员,家里有两套房子,一套住一套正准备卖。女孩儿在堂弟家逛了一圈似乎不满意,堂弟家为了挽回面子就带着女孩儿到了我家,展示我爸开的车。我爸说他没说自己就是个司机,只配合着堂弟一家吹自己是个工厂主,有好几家企业。

晚上女孩儿坐着军车回军区,晚饭也都没在堂弟家吃。那次过年的时候堂弟倍受恭维,大家都夸他是有才有貌才把人家小姑娘勾到家的。姑姑说他也就那能耐。现在堂弟复员多年,无业游民一枚。堂弟家给儿子撑面子,把那套房子贱卖了,贷款买了车,一切都是为了娶儿媳。媳妇进门,怀孕生子,无业游民一枚。堂弟一家三口吃住都在父母家,父母两人一个退休一个全职主妇,全家的收入便是退休金。老两口挖空心思挣钱,其实用费尽心机更合适,注意打到自家亲戚的头上。于是孙子满月、周岁都要个家出红包,给的少了就到人家家门口骂街,到人家单位门口躺着不走。搞得家里人现在已不和他家来往了。

近几天我妈说我二伯家的小孙子和小外孙子被人举报超生,对方写信到市里,二伯家倍受压力。根据姑姑的分析,必是堂弟家干的。因为堂弟家骂完我家和姑姑家之后气焰高涨,跑到二伯家大闹。二伯家的几个堂哥堂姐正好都在,堂哥们对堂弟她他妈的撒泼打滚视而不见,对堂弟他爸的高声谩骂听而不闻,和二伯喝酒吃菜。堂姐们彪悍起来也是虎虎生风,让堂弟一家灰溜溜的败阵走了。二伯的传宗接代意识很强烈,儿子也好女儿也好,都要生个男孩,因此他家有两个男孩是超生的。之后没几天就有人暗着打探堂哥堂姐家里有几个孩子,还曾跟踪过堂姐。

对于这样的亲戚我也是醉了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