喧嘩

缥缈沙 沉浮天涯

那个女孩

初中的时候钟意一个女孩子,她是班上的小班花,和大班花为了班上一个男生闹得很不愉快,这个八卦基本全年级都知道。每次听到她又哭了闹了都很想安慰她一下,但是那时很胆小,也坚信喜欢只是暗恋就足够了。也可能是我表现的太好,她经常让我替她做值日生打扫教室,我们本就一组,没人觉得不妥,我却异常满足。初三那年,愚人节的时候她主动找我说了句话,具体讲了些什么现在已经不记得了,之后她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对我笑,我很不好意思,以为她发现我喜欢她了,有些窘迫。一上午坐在我周围的同学都在嘲笑我,我以为他们也看出来了,不敢问也不敢回应。直到一哥们撕下贴在我校服背后的纸条,纸条上写了“我是XXX”之类的骂人的话,当时真觉得梦碎了。晚上骑车回家,那哥们开始给我八卦那个女孩的近况,最后说“也就你这种死心眼看得上这种女人”,有点不高兴,可也不那么胸闷了。喜欢,此时无疾而终。

今天在街上遇到了那个女孩,女孩已为人妇,更添加了成熟的美丽,有个萌萌的女儿,幸福的一家。已经不再喜欢,也没打招呼,淡然路过。想起她那个的笑容,刺眼的很,很闷,想骂人,自己活的真窝囊,而且也不会有人来安慰。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