喧嘩

缥缈沙 沉浮天涯

台灯

昏黄的台灯缓慢地闪烁了几下,像老人的叹息,然后熄灭。灯管坏了,有空去换个新的,这个念头之后继续写字。偏偏今天母亲在我的房间玩手机,看到灯坏了很不高兴,噔噔噔的去和父亲理论,说他什么都不会,连个灯泡都不会安,小孩不能学习都是他害的。我在房间里听到后有不好的预感,果然,父亲吼了母亲几句就来到我的房间开始兴师问罪。母亲大人您真是拉得一手好仇恨啊……父亲说:“不就是个灯泡么,给你换上不就行了,犯得着这样吗?!”我赶紧附和,“嗯嗯,改天我去买个新灯管。”似乎这样说更加触怒了父亲,他开始摆弄台灯,拆下灯管,到其他房间找了个其他台灯的灯管准备换上。不过型号不符,他很失望,剩下台灯和灯管们,留下一句“不就是个灯泡么,给你买新的”就走了。接下来门外又是一阵吵闹。

一直觉得在家里很多事情不能做,比如搬动凳子,唱歌,写日记,画画,锻炼,修手表,看恐怖片……因为这些被看到了或听到了总会引来责问。总之是做不成安静的美男子的,只能做个安静的呆子。

评论